祁乔

超级帅可攻可受可软可硬(??)

苦逼学生党,有时间就更新,基本是每周末。

欢迎来找我玩啊各位(x

【AWM】祁神的土味情话挑战

.

窗外阳光很浓烈,刺得人睁不开眼。

祁醉看着正在专心练习押枪的于炀,微微勾起了嘴角,忽而又瞥见桌角那杯水,他无声的叹了口气,这样下去可不行啊。

祁醉起身去打了杯暖水,继而走向于炀,他轻轻的靠着于炀的桌子。于炀停下练习,疑惑的抬起头来望向祁醉。只见祁醉俯下身来,在他的耳边吹了口气。

于炀的耳朵开始泛红连着脖子红了一片。想挪开一点又怕祁醉用更过分的方法调戏他,只能仰着头眼带波光的继续看着祁醉。

祁醉看着这个羞怯的童养媳,紧了紧手指。

“小哥哥,喜欢喝水吗?”

于炀这才反应过来——祁醉一个小时前给他打的水他还一口都没动。

他连忙伸出两只手捧起水杯,正打算喝。祁醉笑着从他的手中夺过水杯,换了自己的被子过去。

“喝这杯吧,暖的。”

“嗯。”于炀点点头,慢吞吞的喝了大半杯水,才放下水杯。

“小哥哥,喜欢喝水吗?”祁醉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那个问题。

“不……”于炀看着祁醉挑了挑眉,连忙改口,“喜,喜欢。”

“那你就喜欢了百分之七十的我。”祁醉洋洋得意的抬起头,自诩土味情话说得巨好。

于炀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其中的因果关系。

“不止,我喜欢百分之一百的你。”于炀站起来,很认真的看着祁醉。

祁醉这个经常说骚话的老狗逼反应很快,他笑了笑,把于炀抵到桌子的边沿,吻上于炀的唇,于炀只觉得炙热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好一会儿祁醉才离开他的唇,趁于炀喘息间说了句话,才又亲上去。

“还不够,百分之两百都不够。”

.

【END】

【喻黄】少天的土味情话挑战

.

黄少天趁训练闲暇之余刷了刷微博,发现前段时间挺流行的土味情话他还没有和喻文州说过,就挑了一个挺有趣的打算玩一玩。

黄少天的预设是这样的:

“队长队长,我问你个问题啊,你知道你和猩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?”

“是什么?”

“哈哈哈不知道吧,不知道吧?是猩猩住在山洞里而你住在我心里呀!!!”

接下来喻文州会满眼温柔地把他按在怀里,亲亲他。

真是想想都令他脸红心跳。

“少天,笑什么呢这么开心?”喻文州好听的声音把黄少天拉回了现实。

“咳,队长队长,我问你一个问题啊,你知道你和猩猩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吗?”

“我和星星?哪个星星?还是说你指灵长类?”喻文州挑了挑眉,嘴角勾起。

“对对对就是那些小破猴子。”黄少天嘻嘻地笑着。

“嗯......最大的区别啊——森林古猿只能使用天然工具,而人类能制造精致的工具、并能熟练使用工具进行劳动,有丰富的思维能力,有判断跟实际情况没有冲突和跟实际情况有冲突的能力,有初步维护地球生态圈的能力,有创造能力和控制修复能力......”

黄少天:【黑人问号脸】队长你怎么不按套路走!!!!!

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的黑人问号脸,笑了:“行啦,我知道我住在你心里。”

被队长抢了台词的少天继续黑人问号沉默寡言。

喻文州低下头来亲了亲黄少天的嘴角:“可是你也住我心里呀。”

被队长亲了嘴角的少天内心炸裂螺旋升天美滋滋。

.

【END】

【薛晓】清明

.

薛洋踩过一地艳红的鞭炮纸,越过一地盛开的不知名小白花,来到了一个墓碑前。

墓碑上没有什么别的,就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

晓星尘。

是薛洋亲手给立的,其实墓底下什么都没有,就连晓星尘的锁灵囊薛洋都还一直带在身上。

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立这个碑,每年也就是这个时候过来看一看。

薛洋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晓星尘烧的,因为他总觉得晓星尘还在,自相矛盾。

他把锁灵囊放在墓碑前,随手从旁边划拉来了一簇花就当做献给晓星尘了。特别安静,也不是说周围特别安静——他们要么放炮要么哭诉,就是薛洋这一块儿特别安静。

他屈膝坐下,什么话也没有说,唯一的声音就是食指一下一下地敲在墓碑上,发出的“哒哒”声,也听不太清楚。

薛洋闭上眼睛,像是睡着了,手指也不敲了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才睁开了眼。

“走了。”也不知道是对谁说的,很轻很轻。

薛洋拿起锁灵囊揣怀里,拍拍身上的灰尘,大步离去。

『他与炮竹声背道而驰,在深春草木中隐去。』

.

【END】

【喻王喻】新春佳节

·

又是一个新年。街上到处都是成双成对情侣的搂搂抱抱亲亲热热。即使距离很远,街角绽开的几个烟花也似乎能和商务大楼的LED显示屏上的色彩交映。

喻文州倚在车边,修长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烟,猩红的烟头徐徐的冒出些雾气,另一只手利索的掏出手机,给自己心尖上的人发了个短信。

【王杰希,你在哪儿?】

【家,怎么?】

喻文州没有再回,手机放回大衣口袋里,摁灭烟头,钻进车里,开走。

车停王杰希家楼下,喻文州哧哧哼哼地就跑上了楼,特别礼貌的敲了三声门,低头看着鞋尖。

王杰希一开门就见到喻文州头几乎都埋在深色的围巾里,露出的耳朵被冻得有些红,面对自己的只有一头黑发,可乖巧。

“这么冷的天,怎么想到来......找我。”

话都还没有说完,喻文州就一大跨步抱住了他,把头埋在他肩窝里,有些冰凉的耳朵贴在他脖颈处,呼出的热气透过单薄的毛衫触碰到他的皮肤。

喻文州又紧了紧手臂,箍住面前这人。

“王杰希,我想死你了。”

“啊......我也是。”

.

【END】